小故事...

村上小学(上)-鬼故事

2022-08-05 20:46来源:百度好链 热度:

大家好,好久见了我是魅咒,我老家是在四川的一个偏远小山村,村子里一共也就只有20多户人家。小时候我爸妈在外省打工,我是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

我们村上原本有一所小学,虽然很小很破,但也给村上比我大点的哥哥姐姐们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从我开始上学起,村上那所小学不知道为何突然倒闭了,因此我们几个小伙伴只能每天多走半个多小时的路程,才能到附近村上的学校上学去。

小时候,我们村上的小孩都很喜欢去村上的那所小学里面玩耍,后来关了之后,家里的大人都不让自己的小孩子靠近那所学校了。当时因为我们还小,不知道其中的内里,所以胆子还是一样的大,这跟大人们也没有告诉我们原因有关联的。

我记得那时正是秋季丰收的时候,农村的孩子都应该清楚,大人们都在田地里忙碌收庄稼收粮食,几乎每天都是天黑了之后才收拾好劳动工具赶回家做晚饭的,孩子学习的事几乎也没闲暇时间过问。

有一天傍晚的时候,我们放学回家的比较晚,但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我们去外面上学都要经过村口那所破旧的老学校。我们几个小伙伴们看到家里的大人都还在田里忙活,就偷偷的跑到老学校里玩。

纵使父母们管的比较严,但百密还是有一疏的,趁其不备我们还是三五成群的偷偷跑到学校后墙附近,翻过破墙烂壁进去玩。

当时我们好像一共翻进去了5个小伙伴,翻进学校之后,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一片狼藉斑驳的树木枯藤老鸦到处是枯黄的杂草。

小时候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捉迷藏,这个是公认的,尤其是在这种阴森孤寂的环境下玩起来更刺激。

我比较倒霉,就快天黑的时候,轮到我去找大家了。奇怪的是, 我把老学校的每个角落都找遍了,一个小伙伴都没找到。心底寻思着难不成他们钻进冰缝了?要是不把他们揪出来,岂不是日后天天被其他门嘲笑我无能。但结果依旧无济于事。

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我慢慢走到最里面那间教室门口的时候,心跳突然急剧加速,因为当时我站的地方比其他地方更阴暗更阴冷,头顶上面的光线被一颗大树遮的密不透光。其实这还不算恐怖,更让我头皮发麻的是这间教室的木门跟其他的门不一样,因为门上贴了两张相互交叉的黄纸,像电影里面驱鬼的黄符,又像是古代封门的封印。

脑海里立马浮现出恐怖电影的画面,里面可能封了一直恶鬼,如果我冒然闯进去,肯定会被恶鬼害死。但为了面子,我还硬着头皮一步一步的踏进了那间最阴森的教室里,毕竟这些都是恐怖电影的导演虚构出来的场景画面。

当我走进去的时候,借着外面微弱的光线,大概的情景还能看的清楚,不过细致的东西还是有点模糊。看的清楚就是,十几张缺胳膊邵氏电影恐怖鬼故事断腿的课桌木凳黑板墙壁,让我看不透的是教室中间堆了一堆木头桌子椅子,看起来更像是一面屏风,掩盖了后面的东西。

起先我怀疑他们躲在课桌后面,就大声的叫说我已经看到你们了,识相的话,还是赶快立即投降,自己走出来。当时我其实压根儿啥都没看见,故意那样说,也算是我史了一道阴谋诡计,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我大声喊叫是为了给自己壮胆!

我深吸一口凉气后,怯懦懦的绕过木桌走到后面,这中间总感觉身后好像有人踩着我的步子紧随其后,但我往后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见着。这中莫名其妙的猜疑,始终都停留在脑海中,久久挥散不去。

其实这些还不算什么,更让人惊悚不已的还在后头,我看到堆起来的木桌后面摆了一道简易“灵堂”。灵堂上鬼故事短篇恐怖故事面摆了一个灵牌,牌子上刻的是“张小雪”三50恐怖短篇鬼故事个雪白的大字,灵牌前面还放了三块削断的白萝卜,白萝卜上插了三炷香放了一碗白米水饭(俗称祭奠鬼魂的死人饭,还有一些烧成灰烬的纸钱白蜡烛等等拜祭亡魂的东西。

我当时立即就被这些东西看傻了眼,脑海中恐怖的画面忽闪忽现,难道这里真的死过人?也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村上的大人为什么老是跟我们这些小孩唠叨不要靠近这所学校!原因就在这里。

毫无疑问,我立马抛弃所有的念想,猛地一下转身往外跑,不停的哭哭啼啼的喊叫“你们快出来啊,我不玩了,我不玩了,我要回家...你们快点出来啊!”连续叫了好几声,都没人应我。

我正准备往学校大门方向跑,脚下就跟沾了强力胶水一样,步子沉重的抬不起腿来。急的我满面泪流,不断地呼喊“爷爷,奶奶...叫他们赶快来救我。”

最后终于挣脱那股束缚了以后,也不知道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本想往外面跑,但最后面临我的还是那扇贴了黄符的教室木门,又好像是刻意把我带回了原地。

我本想再次往后跑,突然眼前一片光亮,那间教室居然亮起了灯。一阵童谣的歌声由里到外油然而生,我以为还有其他人也被困了里面。也算是找了个伴儿,于是便兴冲冲的跑了进去。推开吱呀吱呀的木门,出了这点声音以外,周围静的像座坟墓。

我看到亮堂堂的教室中间,堆起来的木桌上面站了一个小女孩,看起来年龄稍微比我大一点,哼着忧伤的童谣坐在高处,半天都没抬头。

我缓缓的走到她前面,歌声才戛然而止,于是我惊奇的问她“你是谁啊? 我怎么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啊,你不是我们村上的人吧?”她缓缓的抬起头来,到现在我都还很清楚的记得她的模样。

大大的眼睛泛着一丝幽怨空洞,脸上的皮肤异常煞白,尤其是晚上看到之后更吓人,白的有些透明。她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唱着她的儿歌。可能是因为我跟她现在同病相怜的原因,我并没因为她的不礼貌而生气,反倒温和的说“你怎么一个人站那么高啊,好危险,你还是下来玩吧!”因为当时年龄比较小,对她倒没起什么疑心恐怖鬼故事排行榜。

专题: 是在 四川 老家
猜您喜欢

小故事

网友推荐

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