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

SCP2490是什么?-鬼故事

2022-08-03 16:22来源:百度好链 热度:

所有基金会人员将被告知SCP-2490的性质,鼓励其若怀疑遭SCP-2490跟踪则应通知各自站点主管。机动特遣队Alpha-5 ("仪仗队")将监控全部任何受影响人员,若可能则应制服SCP-2490。机动特遣队Psi-7 ("家居装饰")正在追踪确信遭SCP-2490窃走的异常项目

受SCP-2490影响的人员将被置于无限期带薪离职,其安保权限将被暂时撤销。将依站点主管考虑将任何由受影响人员处置的异常项目转移到备用机密地点。若项目无法移动,则所有安保手段(密码、守卫排班、模组化周界防御)将被立即改动,着重于持续人工监控。受SCP-2490攻击的人员应被转移到Site-44A (基金会神经疾病中心)。

SCP2490是什么?

SCP-2490是一种改造人类,确信为混沌分裂者特别行动队 Alpha-19,自19██年来已跟踪袭击至少██名基金会人员。SCP-2490的头部是一整块米黄色矩形胶囊,上面画有两个眼睛图案,此外没有其他面部特征。其身体由多个白色的连接部件组成。SCP-2490有着似乎是植入其手部胶囊的爪子。然而,基于对象证词,大部分观察者都会把它们感知为正常人类。

SCP-2490的行为同于跟踪猎物,在识别一个人员(或多人)后开始有序跟踪,一般会穿越城市、乡村地区。目标人员对SCP-2490的伪装手段免疫(或者将会),但SCP-2490若暴露也不会试图伪装其行为。目标总是报告称看到普通人变成了SCP-2490,然后遭其追逐。SCP-2490会持续追逐目标达数小时乃至数月,时常在一定距离外出现在目标面前后又逃离。最后的结果是目标往往会陷入睡眠不足、严重妄想、性格变得内向排外并产生人偶恐惧症。

所有目标人员都报告SCP-2490在向他们移动时腿部不会活动(手臂则是伸出),或是在以类似螃蟹的方式爬行。SCP-2490似乎拥有某种短距离传送能力(另一种假说认为实际存在有多名SCP-2490个体)。某一案例中,SCP-2490的目标人员将其锁进了一个衣柜中,转过身却发现SCP-2490从一旁的卧室出现。最终,目标人员会被发现陷入昏迷,在头部会留有被戳刺痕迹。 MRI扫描显示其小脑、海马体、大脑皮层,以及前额叶、顶脑叶、颞叶的某些随机部分已遭切除,替代为类似SCP-████分泌物的液体。

在袭击后,目标人员曾处置过的一个随机SCP將会失踪。这些SCP项目是如何失窃的至今不明,没有安保措施被触发,也没有目击者出现。安保摄像中只会出现持续0.5秒的噪点,之后项目便消失不见。若由人员看管这些异常项目,项目还是会在短暂的脱离视线(一般是表现为干扰光线、人为失误或者照明设备故障)后失踪。

对Dr. Feldman的采访– hide block

Dr. Arnold Feldman是第七名遭SCP-2490追逐的基金会员工。采访在其彻底受影响后进行。

采访者:

早上好,Dr. Feldman

Feldman:

是,是的,好-早上好。

采访者:

博士,我们希望你能提供一些情报,关于那个追赶你的SCP。

Feldman:

你们想-你们想知道什么?

采访者:

你对SCP-2490知道些什么?

Feldman:

没有!我知道是个SCP会瞬移,我知道它在恐吓基金会的人,我知道它对那些人的脑子做了什么事。我知道它把我的婚姻毁了!就这些。

采访者:

你何时首次遭遇SCP-2490?

Feldman:

是…是在六个月前。我正要去学校接女儿;她放暑假了。在我去学校的路上,我在小巷里绊了一跤,就在我起身的时候,我看到了它。它就藏在巷子里,然后它一看到我就..就跑了。一开始-一开始你知道的,我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所以我… 我就以为那是烟尘之类的错觉。你知道的这城里烟尘太大了连脚都看不清。但我不能把它赶出脑海。那张脸那种样子-它盯着我的样子。就像..我不…只有两个眼睛别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两个蓝眼睛,死瞪着我。就..那些眼睛。

采访者:

你何时第二次看到SCP-2490?

Feldman:

大概…大概一周之后,是的。我正要去往Site 33,突然听到了沙沙声。很小声,几乎听不到,然后我就又看到它了,在街上爬。像个螃蟹。我看到这个…东西。就像是个,说不清,加大号塑料胶囊做的假人。它背朝上,手脚并用的跑着。那种爬行。我…不敢相信看到了什么。我以为这肯定是幻觉,是–是我在处理的那个计划造成的。我觉得这个我不能向你透露,抱歉。

采访者:

没关系。请继续说你对SCP-2490的经历。

Dr. Feldman停下来整理思绪。Feldman:

我就是不停地看到它。不是全天候烦你,每次你刚准备把它忘掉,就又看见它了!溜过拐角,爬进楼房,跑上屋顶,消失在人群。别人都没发现这死东西,我还在计划中,所以我还不怕。但接着它就越来越近了。它的手-伸向我,他妈的是塑料爪子,就像跑马拉松一样要伸向我! 然后我发现它有什么问题,它一直都在向我靠近…但腿从来动都不动!但它也没有在漂浮!它就是真的…

Dr. Feldman深呼吸几口。

Feldman:

我停下了计划的工作,接着一切更糟了。一开始还是小事。背后有声音。很大的吵闹。吱吱叫。哼哼声。有东西在动-就一点点,可能就几厘米。每次哪怕有一点暗就有这种感觉-就像有东西盯着我。我开始看到它闪过去。从我眼角里溜过去。有天晚上,我瞪着窗户,然后看到它了!被邻居家车库的灯照亮,就在他妈的院子里游荡然后跑进树丛里了,就像它也看到了我。第二天我出门,看到雪里有这些痕迹。就是那些宽大的圆圈,好像某种荚或者弹簧高跷之类的。我不知道有什么动物的足迹是这种大圆圈。第二天夜里我在弄电脑,然后又听到了声音。很大的噪音,就像有东西在屋顶上,我看过去-那些屋顶的歪窗户,就像房子的平屋顶?我看过去,它的脸就贴在玻璃上。我盯着它。它的眼睛挤在窗户上,他妈的钻进我的里然后又了…

采访者:

这次,你警告基金会出现了SCP-2490,对吗?

Feldman:

是的,就那时候!我对上级吼了一通,然后就搞到了安保措施和MTF保镖。安保措施,哈!

Dr. Feldman开始剧烈呼吸,之后被安抚冷静下来。

Feldman:

家里人从假期一回来,情况就更糟了。我只有吃安眠药才能不用夜灯–不能让他们知道出了事。然后它升级了。我开始在视线边看到它。一转角, 砰它在那。走进房间,砰它就从另一扇门钻出来了!完全是随机的,就像前一周它还不在,然后第二天我起床,砰这就他妈的从我卧室里跳着舞跑了!你知道这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吗?你们装的安保系统侦测到了个屎!你们那MTF屁都没看到!只有我看到了。不是安保系统或者那些制服傻瓜。Parvati和Dani提醒说我太紧张了,但我能给他们说么?抱歉,我就是在被一个魔鬼假人猎杀?

Dr. Feldman开始颤抖,用手抱住身体。采访人起身调高房间温度。

Feldman: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专题: 编号 项目 是什么
    猜您喜欢

    小故事

    网友推荐

    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