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大学教授被举报骚扰猥亵女学生!当事人否认,校方介入调查!

2021-09-19 15:39来源:百度好链 热度:

9月17日晚,一名网友在微博发布一篇名为《控诉:一位教授的骚扰猥亵实录》的长文,声称自己在内蒙古财经大学本科就读期间,被学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乌峰猥亵的经历,并附带多张疑似与“乌峰”的微信聊天截图,资料显示该教授出生于1962年。

红星新闻记者从内蒙古财经大学宣传部了解到,学校已介入调查此事,乌峰在接受调查时否认猥亵女学生,称对方系“诬告”。

9月18日上午,内蒙古财经大学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学校9月17日晚已注意到网传信息,并立即派人核实,启动调查程序,学校正积极联系疑似发帖学生和乌峰,乌峰本人在接受调查时称是被诬告,对微博文章指控他猥亵的事情不清楚。校方工作人员还称,此事仍在调查之中,微博文章内容是否属实仍不清楚。

大学教授被举报骚扰猥亵女学生!当事人否认,校方介入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乌峰,1962年生,1983年考入内蒙古师范大学政教系,1987年毕业,获哲学学士学位。同年考取内蒙古师范大学政教系哲学专业硕士学位研究生,1990年毕业,获哲学硕士学位。2002年考取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博士研究生师从著名哲学家萧前教授,专攻马克思主义哲学、生态哲学,2005年博士毕业。

控诉:一位教授的骚扰猥亵实录

作者:微博@狗日的黑格尔

本文叙述了我在内蒙古财经大学就读期间,遭遇马院某位教授骚扰猥亵的全过程。

动笔之前,我考虑了很久。我与朋友谈心,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终于不再胆怯,开始敢于吐露这些年来始终萦绕在我心中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的阴影。这篇控诉本不应该被写下来,因它所述的事实太脏了、太丑了、太耻了,而当我再次揭开过去的伤疤,重新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给别人看时,自己会痛,别人也会觉得恶心。但是,一切的痛与恶心,如果能得到抒发与启示,那么它们仍然是有意义的。下面,我将细致地叙述大学期间某位教授对我实施骚扰猥亵的全过程。

01

“你不是喜欢我了吧”

2018年9月,这是我在内蒙古财经大学读本科的第二年。那时我刚接触到意大利诗人莱奥帕尔迪,无奈国内对莱的译介少之又少,当时能够买到的新书,仅有祝本雄先生的一册选译本《道德小品》。所幸的是,我听说当时海外已经出版了不少英译本,且外界对作品的评价很高,我便想着搜罗几本来读。

生于1962年的乌峰教授,在给我们这届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课时,俨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了。刚开始的两节课上,他倒还蛮幽默,虽然我跟他并不熟悉,但这个笑嘻嘻的老头看上去并不难相处。恰巧9月26日这天,他在课上说要去意大利出差,于是下课后我便上前询问,如果方便的话,能否麻烦他捎本Leopardi的英译本回来,遂加了他的微信。未曾想到,这托人买书一事,竟成了我噩梦的开端。

大学教授被举报骚扰猥亵女学生!当事人否认,校方介入调查!


大学教授被举报骚扰猥亵女学生!当事人否认,校方介入调查!


中午,我把基本资料发他并道谢后,并无意多聊,但这时老师发了条消息,我顿时怔住了。“你不是喜欢我了吧!”这莫名其妙地一问,问得我一头雾水,不知所措,还以为是句玩笑话,便应付了一句“哈哈哈”了事。

大学教授被举报骚扰猥亵女学生!当事人否认,校方介入调查!


02

“不同形式的爱”

通过文学,我对哲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但就哲学的谱系而言,思潮激涌,流派众多,光靠文学作品中的只言片语是远远不足够的。秉持着这样的想法,随后我便向老师请教,能否给我推荐几本专业书。我原本以为他会列张书单,但是并没有,他把我直接叫去了办公室。

大学教授被举报骚扰猥亵女学生!当事人否认,校方介入调查!


然而,一切都是始料未及的。 当我第一次来到他的办公室时,刚一见面, 他突然抱住我,手臂环着我,开始亲我的脸,紧接着又将额头贴住我的额头,那距离近到鼻子要抵在一起。 我当时被吓懵了,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身体像被胶水粘住了那样动弹不得。

见我露出惶然的神情,他便毫不遮掩地笑了起来,并说,“你们汉族人就是容易想多。”于是之后,我只能努力尝试着平复错愕的心情,反复为这失常的行为辩护——是不是我想多了?也许是蒙族人比较热情,见面时可能有贴面、拥抱之类的亲昵礼节。我思忖了一下,想着之后最好还是找个同学问问清楚,以免误会了老师。(后来问了蒙族的同学说并没有)

谈话时,他问了我很多个人情况,那感觉像是在查户口。问我家在哪里,喝不喝酒,还问我,有没有男朋友。说起来,乌教授的年纪比我父亲还要长不少岁,当时我以为他的问话只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关心,便老老实实说了。随后,不知怎的,他开始回忆起他早年时的经历,说我跟他很像,并对我说:

“世上有不同形式的爱,不能只跟同龄人交往的。”

提起他在中国人民大学读书时与萧前老师交往的旧事,他曾推着萧老师的轮椅,二人在校园里漫谈柏拉图。他说萧老师一直对他十分关心,屡次叫他去家中吃饭。即便重病缠身,病榻上的萧老师仍紧紧握住他的手,颤颤巍巍地给他的论文签字。那份师生情谊,在乌教授娴熟且动情地讲述下,实在感人至深。当时,我以为他只是在向我诉说他对恩师的追忆与缅怀,哪曾想到那些不过是在为之后作铺垫罢了。

  • 共6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下一页
  • 专题: 大学 教授 研究生
    猜您喜欢

    娱乐

    网友推荐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