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料专栏...

“如果要看前途,一定要看历史”——兼论“四史”学习与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思维和战略思维

2021-01-21 21:38来源:百度好链 热度:

  1964年,毛泽东同志会见外宾时指出:“如果要看前途,一定要看历史。”善于从历史的纵深处启示现实和未来,是共产党战略思维的一个显著特点。重视对历史的学习和对历史经验的总结与运用,善于从不断认识和把握历史规律中找到前进的正确方向,是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领导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不断取得胜利的一个重要原因。“只有正确认识历史,才能更好开创未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加强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教育”。“要把学习贯彻党的创新理论作为思想武装的重中之重,同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贯通起来,同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结合起来,同新时代我们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的丰富实践联系起来”。正是希望广大党员、干部群众通过学习历史不断增强历史思维战略思维等思维能力,进而认清未来中国的发展方向,在顺应历史大势、履行时代使命中充分展现和实现自身价值。

  吸取历史上得失成败的经验教训

  抗战时期,新儒家代表人物徐复观曾问过毛泽东这样一个问题:如何来读历史?毛泽东回答:“中国史应当特别留心兴亡之际,此时容易看出问题。太平时代反不容易看出。西洋史应特别留心法国大革命。”他从很早开始就非常注意中外历史上的兴亡更替和其中的历史道理。1916年,得知“附和帝制者”被惩办,毛泽东在致萧子升的信中颇为感慨地写道:“居数千年治化之下,前代成败盛衰之迹岂少,应如何善择,自立自处?王莽、曹操、司马懿、拿破仑、梅特涅之徒,奈何皆不足为前车之鉴?史而有用,不至于是。”意思是说,袁世凯等人如果了解数千年来“成败盛衰之迹”,汲取历史教训,就不至于重蹈覆辙了。1920年,他又与蔡和森等人说起,“有袁世凯失败了,偏又有段祺瑞。章太炎在长沙演说,劝大家读历史,谓袁段等失败均系不读历史之故”。显然,毛泽东很认同章太炎的这一看法,在他眼中,没能从历史上的成败中总结经验教训,是许多人失败的根源所在。

  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党面对大好局面,却在短短几年内一败涂地,可以说也是由于没有借鉴历史、逆潮流而动造成的。与之相反,中国共产党对国民党是看得很清楚的。抗战刚胜利时,在一次党政干部大会上,针对大家非常关心的国民党将会怎样对待中国共产党这个问题,毛泽东说:“看它的过去,就可以知道它的现在;看它的过去和现在,就可以知道它的将来。”所以,中国共产党对国民党发动内战有充分的认识,并告诫全党要有准备。有了准备,就能恰当地应付各种复杂的局面。“暂时放弃,不但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是必要的”,“是为了取得最后胜利,否则就不能取得最后胜利。”同时,在战略安排上也远远优于国民党:不以保存地盘为目的,而以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目的;争取5年内打败国民党。结果,这个战略目标反而提前实现了。1949年,毛泽东之所以写下“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与他对历史由远及近的纵深了解和透彻分析是分不开的。

  看历史,与研究历史一样,要带着问题意识去看。当革命实践遭遇挫折的时候,当现实工作遇到问题或难题的时候,就需要看看历史上有没有类似情况,能不能从历史中得到启发。毛泽东一贯是这样做的。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毛泽东向谭震林等人讲道:“李自成为什么失败了?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没有巩固的根据地。”因而,他没有去上海工作,而是去了湖南,去了江西,建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他告诫全党:“站在井冈山,不仅要看到江西、湖南,还要看到全中国、全世界。”毛泽东正是通过借鉴中国农民起义的历史来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甚至纵观未来的全中国、全世界的。从中,他领悟了这样一个教训,“历史上存在过许多流寇主义的农民战争,都没有成功”。因而一再强调根据地对我们党和中国革命前途的重要性,中国共产党从困境中走出来,从胜利走向胜利,特别表现为这样一种发展路径:由小的根据地到大的根据地,由一块或几块根据地到多块根据地,农村包围城市,最终夺取全国政权。

  毛泽东还特别注重汲取历史上战略失误的教训。诸葛亮的《隆中对》历来被认为展现了非常高明的战略构想,但毛泽东却不认同,“弃荆州而就西蜀”,“其始误于《隆中对》,千里之遥而二分兵力,其终则关羽、刘备、诸葛三分兵力,安得不败”。本来蜀国兵力就不强,还三分而战,怎能不败呢?毛泽东指出,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在他指挥的实际作战中,每一次战役或战斗都争取集中优势兵力,以数倍于敌人之兵力尽可能打有把握之仗,积小胜为大胜。不战则已,战则必胜,否则宁可隐忍退避一时。当然,这种战略思维也与他对历史上战略智慧的汲取有关。他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提出“战略退却”,举了春秋时期“曹刿论战”这个战例,接着说,“中国战史中合此原则而取胜的实例是非常之多的。楚汉成皋之战、新汉昆阳之战、袁曹官渡之战、吴魏赤壁之战、吴蜀彝陵之战、秦晋淝水之战等等有名的大战,都是双方强弱不同,弱者先让一步,后发制人,因而战胜的”。显然,毛泽东精心研究过这些“大战”的实例,并且从中汲取经验教训,根据敌我实力变化灵活采取以退为进、各个击破等战略战术,最终实现由小到大,由弱胜强,从胜利走向胜利。

  1939年1月,毛泽东在给何干之的信中提到,“将来拟研究近代史”。事实上,那年年底,他在与几个同志合作的《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中已对“近代史”做了研究,其中提出的中国近代史的“两个过程”和主要矛盾,至今仍是中国近代史教科书编写的骨架。在这一著作中,毛泽东根据中国近代历史的演进,明确提出中国革命的前途就是“完成中国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革命,并准备在一切必要条件具备的时候把它转变到社会主义革命的阶段上去,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光荣的伟大的全部革命任务”。这亦可谓中国共产党夺取全国政权之前最成熟的战略构想和战略安排,其中既有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运用,又有对中国革命经验的系统总结。

  由历史确定方位和方向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专题: 中国 学习 历史
    猜您喜欢

    小料专栏

    网友推荐

    小料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