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滩金融峰会热议ESG投资:需找准政府和市场定位


  作者: 亓宁

  随着绿色可持续发展成为全球共识,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投资和相关实践、理念的影响力日益提升,但在能源转型过程中也涌现出多种挑战,各国在对ESG投资的态度和模式选择方向上有所分化。

  9月23日,丝路基金董事长朱隽在第五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表示,当前各国推动ESG投资的模式主要有两种,即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模式。多位专家分析,目前中国和欧洲的ESG投资模式主要是自上而下型,美国则更多采用自下而上型。

  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原理事、中国证监会原首席会计师张为国认为,各国采取不同的ESG投资模式是基于不同的国情,但关键是要定位清楚政府做什么、企业做什么。他认为,中国在ESG投资国际经验本土化借鉴过程中,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培育更多机构投资者,开放式的公募基金难以处理好ESG投资长期受益与短期收益、企业价值和社会价值之间的平衡。

  ESG投资的多路径讨论

  具体来看,所谓自上而下的ESG投资模式,一种是政府利用产业政策如产业补贴、碳税,或者货币等金融政策来引导资金投入可持续投资的领域,另一种是通过制定各类信息披露标准,提高企业违反ESG投资的成本,即所谓“胡萝卜+大棒”的政策。

  自下而上则是由政府主导,依据市场上的价格信号和可持续发展目标进行ESG项目投资,政策引导比较少。

  从各国实践来看,据朱隽观察,美国大多数时期采用了自下而上的模式,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曾在多个场合提出,美国的货币政策不会拿来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相比之下,中国和欧洲更多采取自上而下的模式。

  那么,两种模式哪种更优?“纯粹由市场主导的ESG投资模式,实践中会有一些问题。比如,企业会因为ESG投资周期比较长、风险比较高、回报不太稳定、技术不成熟而动力不足。”朱隽称,目前在ESG投资领域有资金过度集中的情况,比如资金更愿意进入新能源基础设施和交通等领域,尚处在技术进步过程中的工业、建筑领域的减碳绿色解决方案等资金投入不够。这种情况下,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相结合就非常必要。

  “一方面,由政府负责制定ESG投资的分类标准,提出信息披露的要求,并负责实施监管;另一方面,市场机构包括企业、金融机构甚至一些团体要主动作为,积极利用各种资源(包括撬动社会资源)推动ESG投资。”朱隽建议。

  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如何平衡?如何防止政府过度干预,同时避免政府不作为?张为国认为,美国采取自下而上的模式有其国情特殊性,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来说,关键是要定位清楚政府(能)做什么、企业能做什么。

  “公共工程主要还是靠政府,”张为国认为,在ESG、碳减排领域,没有激励肯定不行,而且政府在基础研究等方面起到了很大作用,“反过来,市场毕竟是引擎,能够让市场做的就应该让市场做。”

  “但是从去年开始,美国通过发布IRA(Inflation Reduction Act),也是通过政府资金的投入支持本国光伏和氢能等新能源行业的发展。”朱隽认为,这也表明各国政府在转型引导方面出现了比较类似的政策态势。

  不过,随着地缘政治问题复杂化,能源供需矛盾出现较大冲突,这导致包括美国在内的部分国家对ESG投资态度发生较大转变,甚至出现了“反ESG”现象。

  中国ESG投资缺乏长期机构投资者

  在法兴集团管理委员、法兴银行亚太区首席执行官贝希丽(Cécile Bartenieff)看来,ESG投资在中国等亚洲国家本土化方面,遇到的主要挑战是分类标准不统一,这是亟须改善的问题。多位专家表示,目前已经从中国和欧盟之间看到了改善趋势。

  另一个关键的问题在于投资回报与动力。“包括中国在内,在ESG或可持续发展的大议题上,最难处理的就是企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矛盾、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矛盾。”张为国指出,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之间的不同在于,培育机构投资者较为困难,但也“很难让股民们为了长期利益投资”。

  “很难说我们的公募基金是机构投资者,因为公募基金都是开放式的,如果业绩不好,投资者就赎回了。据我所知,公募基金现在投的ESG项目普遍都不那么成功,甚至有人说都是亏的。”张为国指出,要处理好上述两大矛盾,需要将各种正面和负面的外部性量化到投资标的价值中,但很难做到。

  方正证券研报显示,ESG基金整体长期收益较高,但短期收益并不理想。具体来看,纯ESG主题基金、ESG策略基金、环境保护主题基金、社会责任主题基金和公司治理主题基金,近5年收益率普遍在60%以上,近3年收益率最高为17.29%、最低为5.33%,近1年收益率则普遍为负值,且最大回撤和年化波动率甚至高于沪深300和中证500。

  “大家只是靠社会责任感、靠企业价值来做(ESG投资)是靠不住的,还是要把激励机制做好,”香港金融协会副主席孙明春也指出,“可能有一些外部性也不见得能够量化、内部化,这些需要政府在产权界定上做一些事情。”

  孙明春认为,政府对碳排放界定产权并明确配额要求,是解决上述矛盾的关键。有了产权界定和严格的配额要求,相当于给市场创造了一个激励机制,并能够在碳市场上顺利交易,从而实现可持续。

  关于如何学习ESG投资的国际经验并保持中国特色,张为国认为,首先要确定什么样的ESG投资应该由什么样的资金来做,比如有些是通过权益资金,有些则通过债务资金,要避免“一哄而上”。

  其次是解决长期性问题,即培育机构投资者。除公募基金缺少机构投资者特征外,张为国认为,社保基金还存在保值增值的压力,培育机构投资者可能需要10年、20年甚至30年的时间,通过改革完善个人养老保险制度解决长期资金来源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此外,张为国也提到,我国要继续加快ESG标准化建设,同时面对贸易保护主义,还要加强国际沟通。

  他认为,中国在基础设置建设以及光伏、新能源汽车等方面的发展优势明显,后续应该更加重视,利用本国优势实现弯道超车、后发制人。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